<em id="bpzpl"></em>
    <em id="bpzpl"><form id="bpzpl"><th id="bpzpl"></th></form></em>

      <em id="bpzpl"></em>

          <form id="bpzpl"><form id="bpzpl"></form></form><form id="bpzpl"><form id="bpzpl"><th id="bpzpl"></th></form></form>
          無標題文檔 亚洲成在人线视频天堂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大块网

          【報春花】光 陰

          2021-10-22 09:47來源:鐵嶺日報社

          【字體:

          這里,招蘇臺河的兩面都是平整的,林網方田,冬季空曠,夏季滿世界綠。以招蘇臺河為界,河南為前嘎甲和腰嘎甲,河北為后嘎甲。這是外地人的叫法。本地人則把河南叫做前嘎甲和后嘎甲;后嘎甲是個大屯子,二百多戶,兩個小組。我所在的屯子叫前嘎甲,跟后嘎甲一樣是自然屯,四十幾戶人家,已經空置了十幾處住房,打工走的,老年去城里的,去世的等等,人口才一百三十多點兒。

          前嘎甲成元寶形狀,地勢有點兒洼,周邊有楊榆柳樹,到了夏天就掩映在茂密的林中,在極小的角度隱隱露出紅瓦紅磚墻。我站在屯西南二百米多米的一片楊樹林中回望,瞅了又瞅,還是瞅不夠這份景致。

          跟我一起長大的三個人,大憨,二虎,小五子,如今都已故去。

          我們小時候,晚間常在屯里的大道上窩窩呀呀地吵鬧,十幾二十個小伙伴。嘎甲地處科爾沁大沙梁東南邊緣,大風侵襲,沙土外露,村道上是厚厚的細沙,柔軟似水,是我們玩耍最好的去處。沙路從南向北,騎自行車人必須推行一段。我們多次看見他們逞能,然后里倒歪斜地下車,這總是看樂我們。我們的童年就被這流水樣的黃白色沙土熏陶著。

          不知不覺中,我們長大了,那條沙路也被水泥硬化,不見了吵鬧的身影。這些年生出的孩子都在屋里捂著,冷落了屯里的大道。

          早年,屯里的柴垛、糞坑、垃圾按照人的意愿都是便利而行。二虎他姥娘就在土院墻外的土豬圈里養豬。她叼著長長的烏木煙袋,一手拎著豬食桶,慢騰騰朝豬圈走;圈里的黑豬鯽魚身形,瘦瘦的,脖頸上的鬃毛豎著,更像野豬。二虎他姥娘看豬吃食,捏著煙袋桿在參差不齊的木障子上磕煙袋鍋,火星掉在槽子里“呲”的一聲。下雨天,幾只黑豬就在稀泥里滾。冬天,黑豬身上就掛著白霜,跟刺猬猬一樣。

          二虎姥娘去世后,他舅舅翻蓋了豬圈,磚瓦結構,冬天還蓋上塑料。可糞水順著大道經過鄰居大門前,就積了怨,有一次兩家大打出手,二虎舅舅腦袋被砍了道口子。后來糞水流向大道,于是夏天臭氣熏天,冬天凍得锃亮。有一次,大憨老姑騎車從上面過,啪嘰一聲摔出去老遠。人們七三八四地罵著,二虎舅舅厚著臉皮一聲不吭。

          后來,養殖糞坑按要求改在自家院落,屯里一下子就整潔了。大人們三三兩兩出現在路上,遛著他們鄉野的清閑。

          今春,屯里臨街又栽上了果樹。

          飯后,二虎舅舅和鄰居聊天兒。晚霞映紅了大門前的磚墻,曾經大打出手的兩個人坐在干凈的街面上,搖著縫上藍布的大蒲扇,說,就這模樣上火山小視頻,肯定能火!鄰居舉起手機拍照,二虎舅舅撓著稀疏的頭頂,羞怯地笑著。

          跟幼時的玩伴比,我是幸運的,因為我還有一條鮮活的生命。此時,萬畝青紗帳和滿園花海中,我沉醉了,除了思念,還有對幾十載鄉野生活的追憶,和對未來的遐想。我在嘎甲,嘎甲在北國鄉村,鄉村在中國,而中國在地球上,地球在浩瀚的宇宙中。這是一幅夏日招蘇臺河圖,上面有我幼時玩伴的荒冢,和我仍然鮮活的生命,我還在嘎甲這個招蘇臺河南岸的普通小屯生活著,不離不棄,以他們為背景,帶著對他們、對一切跟他們一樣離我遠去的人的思念。

          曲春秋


          編輯:韓濤
          無標題文檔